活该

      年初二的早饭一吃完,裴辞就先行起身告辞了。郑晚晴投来责备的目光,下一秒却因为裴立荣的话匆匆收回视线。
    “年轻人,多些朋友,多去外面走动走动也是好的。”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没把裴宥召回来,郑晚晴恐怕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好说话了。裴立荣有没有话里藏话,心里又是怎么想的,她根本猜不透。
    于是她站在裴辞车前,作最后一次警告,“初五之前必须回来。”
    裴辞漫不经心,“我尽量。”
    睡到闹钟响了两次才起来刷牙的林昭,对这场闹剧全然不知。她动作再快也还是因为赖床而晚了十几分钟。但好在今天的裴辞也没准时,心里甚至觉得运气真好。
    “要开多久呀?”她记得那度假胜地离京都并不太近,长时间的驾驶疲劳怕是会累着少爷,“累了就和我说一声吧,换我开。”
    裴辞不明白她什么事情都抢着做的古怪性格,出于安全考虑,瞥她一眼,“用不着。”
    林昭:“……”
    就不该为这种人着想。
    高速路途是漫长且无聊的。林昭没怎么经历过,但不妨碍她会享福,昨天早早就备好了零食水果,一边堵车一边吃。
    她吃什么都让人看起来很有食欲。裴辞从初中开始就没吃过的、一向嫌恶的膨化食品,被她白嫩的指尖一拿,咬在嘴里吃出嘎嘣嘎嘣的声音,也没能生出半分厌恶。
    甚至在红灯的间隙里,他破天荒地来了句:“喂我。”
    林昭差点以为他是想找个借口把自己杀了埋尸荒野。
    在她万分惊恐的投喂下,裴辞张开嘴巴含住了那送来的薯片。连带着那温热的指尖。
    明明平时做的事情比这过分多了,可他莫名觉得不好意思起来,用余光瞥向那倒腾零食的人,害怕又期待地想看她的表情。
    林昭感受到那炙热的目光,撕包装的手顿了顿,心里九曲回肠半天,才试探地问了句:“……还要吗?”
    “要。”
    于是她大方地给了裴辞一整包。还撕好了开口摆在他腿上,方便他自己拿。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等到下一个高速路口,放在裴辞腿上的那包薯片,都没能见他再吃一口。
    “不吃了吗?”
    他咬牙切齿:“给我拿走。”
    林昭莫名其妙,怎么这人的脸色一会晴一会阴的?
    恰好这时好事的尤可南发来微信,问她战况如何。战况?林昭被这用词吓了一跳,而后实话实说。
    “我觉得他现在想掐死我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 手机那头的尤可南陷入了沉思。怎么林昭高中的时候喜欢裴宥那种温柔斯文的,长大了就偏好裴辞那种霸道一哥了?
    肯定是裴宥辜负了她,让她心里有阴影了!
    *
    开到第叁个休息区的时候,裴辞突然拉开了副驾驶的门,让她下来。
    林昭如临大敌,“你真的那么狠心?”
    裴辞说:“你来开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长途跋涉了这么久,少爷累了也理所当然。林昭一边踩离合一边看他闭上眼小憩的模样,捏了捏自己的耳垂,温热的。
    等到天黑的时候才终于到达,那人像掐点一样睁开眼。看见她那边的车窗有人在晃,抬抬下巴,要林昭把钥匙给他。
    服务人员过来搬行李,并细心告知楼上的旋转餐厅尚未关闭,可以到那边去用餐。
    裴辞看了眼林昭提着的大袋子,购物商城常见的logo,主打高级服饰。
    他问:“有那么贵重?”
    心里却有些生气。自己最近是不是给她花钱花少了?一件破衣服她都要亲自拿着。让她给自己买点新衣服,刷副卡后收到的余额短信,看一眼金额都觉得吝啬的程度。
    活该。
    裴辞在心里默默地下结论。
    *
    尒説+影視:ρ○①⑧.αrt「Рo1⒏аrt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