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变数

      小长假过完一半,刚晴朗两天的a市温度再次骤降,机动车道两旁的观景树随风乱舞着,吹的人走不动道。
    医科大附属医院一层,电梯门在徐楸眼前缓缓合上,她正要拿出包里的手机,还剩一个人宽的门缝被挡住了,进来一个约摸二十多岁的女孩儿,穿的很可爱,扎了个浑圆的丸子头。
    徐楸往后退一步,对方还以为她是要给她让位儿好让她摁电梯,甚至还略带感激地冲徐楸笑笑。徐楸面无表情,确认从女孩的站位角度不能从侧面看见她的手机,她这才指纹解锁了手机。
    手机贴了防窥屏,徐楸指尖慢慢划动着,翻阅两天前那晚和谢雍在一起时她拍的几张半裸照。
    谢雍的身体很漂亮,属于男性的那种漂亮,健康坚毅,也很干净,该有的都有。穿上衣服是模特身材,脱了衣服就是人体艺术。
    徐楸拍的几张,基本上没有正脸,也没有露出关键部位,大多是背面侧面,但就是这样若隐若现、高昂颔骨的几张照片,因为角度和光线选的不错,看起来实在欲的要命,让人光是看一眼就能浮想联翩。
    起伏潮红的胸膛,性感完美的脖颈,宽阔的肩膀和恰到好处的薄汗——徐楸视奸着那些照片,仿佛视奸着谢雍本人。
    电梯没再停,一路直升,只有徐楸她们两个人。
    正缓缓上升着,旁边那个陌生女孩的手机响了,她接起来,片刻后轻笑出来,声音不大,但也足够徐楸听得清楚了:
    “嗯,我马上就能见到带我的那个医生了,昨天见到了另一位,不过不是带我的……那人名字特搞笑,我听其他医生提了一嘴,竟然叫莲子羹,还是个男人,怎么会有人叫莲子羹啊哈哈……”
    这时,电梯停了,“叮——”的一声,门开了。那女孩儿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往外走。徐楸跟在后面,眼睁睁看着女孩儿进了梁子庚门诊室旁边不远处的实习医生办公室。
    这层楼都是心理科和精神科,比较安静,也不是高峰期。徐楸推门进去的时候,梁子庚正坐办公桌前往手上挤消毒液。
    小长假医院轮休,今天是梁子庚的班,昨晚徐楸接到电话,让她有空了去医院一趟。徐楸的药从来没有按时定点吃过,所以时常记不得什么时候该去医院,梁子庚知道她祭拜过生父以后精神就会出现较大的波动,因此每年这几天都会约她问诊。
    梁子庚开窗通风,返身示意徐楸坐,“十一的时候和伯母一起去祭拜伯父了吧,怎么样,今年没有和妈妈吵架吧?”
    徐楸正襟危坐,表情没有波动,她摇摇头:“没待多久我就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回去以后心情怎么样,还是像往年那样梦到小时候吗?”他问,手里的笔写写画画,时不时看一眼桌上电脑屏幕显示的患者病历。
    徐楸的眼里划过一丝异样,“没有,今年没有做噩梦,而且睡得很沉,可能是因为有些累,没有频繁惊醒,一觉睡到了早上。”
    那天她一直和谢雍玩儿到很晚,除了没有真正的性交,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个遍,两个人都高潮了很多次,她歇在谢雍家里,睡了个好觉。
    史无前例。
    梁子庚有些意外,跟进徐楸的治疗这么久,他很少从她嘴里听到不一样的答案。
    徐楸的生活中似乎出现了什么不一样的变数,使得她上次情绪波动那么大,现在却又能让她在祭拜生父以后出奇的平静下来。
    梁子庚收回和徐楸对视的目光,带着试探:“如果你愿意跟我聊聊的话,我很好奇,是因为上次你说的那个,和伯父性格很像的人吗?”
    那个没能和徐楸成为朋友,且被对方憎恶的那个人。
    不出所料,徐楸缄默片刻,点了点头。
    梁子庚不着痕迹地轻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徐楸的病因,归根究底来源于她从未见过面的生父。袁枞青年时期和徐筱相恋,在梁子庚持有的信息中,他似乎是个清正廉洁、大公无私的从政者,出身良好,品行端正。名声大噪时英年早逝,闻者无不扼腕叹息。
    父亲去世不久,徐楸作为遗腹子出生了,她的到来没有成为母亲徐筱的安慰,反而因为父亲的去世被迁怒——失去了爱人的徐筱患上了产后抑郁症,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,幼小的女儿成了她精神失常下发泄悲痛的承载品。
    梁子庚不知道徐楸具体经历了什么。当初长清药企作为医院最大的供货商,同时持有医院百分之叁十股份的徐筱女士把女儿送来他的门诊室时,他从病人的漠然和家属的吞吞吐吐中,似乎明白了一切。
    经过漫长的治疗,梁子庚发现徐楸对自己去世的生父似乎有着某种复杂的情结:因为缺失父爱,但得益于身边人从小到大的提及熏陶,她对她那位优秀的生父很是仰慕和期盼,但因为母亲的对待和一些闲言碎语,她大概又憎恶厌恨着对方。
    而今,她说,她的人生中出现了一位和父亲性格很像的人。
    梁子庚隐隐有种预感,或许那个变数,会成为徐楸病情好转或恶化的关键。
    一片沉寂中,门诊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,“咚咚”两声,门开了——
    徐楸看过去,还真是刚才在电梯里看见的那个女孩,不过没穿私服,换上了医院的白大褂。看见徐楸的一刻,对方愣了愣,大概突然想起自己在电梯里说了什么,脸上肉眼可见的飞起两片红霞。
    有些怯生生地跟梁子庚问好:“梁、梁老师好,我是新来的实习生,昨天我来报道的时候不轮您的班,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了。”
    实习医生叫陈圆圆,大四,昨天刚被分到梁子庚手下。
    陈圆圆话音才落,徐楸突兀地想起对方说的“莲子羹”,没控制住,嘴角勾了勾。
    梁子庚当然不知道徐楸笑什么,不过既然徐楸没有失眠,那例行减少一点药量,诊疗就算结束了。
    徐楸离开的时候,回头看了一眼,那个实习医生也在看她,两个人目光对上,对方颇俏皮地冲她眨眼笑了笑。
    外面的风停了,医院里来往走动的人多了起来。
    被刚出的太阳照得暖融融的,徐楸包里电话响了,她还以为会是徐筱或者她的助理秘书,但没想到是谢雍。
    “喂?”徐楸被头顶的太阳晃了下眼,临近中午的还带着凉意。
    那头很安静,谢雍的声音传来时甚至带着空旷的回音:“你的外套,落在我家了,我昨天才发现,已经洗干净晾干了。”
    那外套要不要都无所谓,反正那也是徐筱买的。徐楸出了医院,听谢雍再次开口:“你现在在哪儿,我开车把衣服给你送去。”
    是要送衣服,还是想见面;他有必要为了件衣服跑一趟吗?徐楸顿了两秒,“医科大附属医院,南门。”
    隔着电话,徐楸似乎能从谢雍的语气中听出他在那边皱眉:“你生病了?去医院干嘛。”
    她沉默,那边已经自顾自又接上刚才的话:“算了,不想说就不说。我马上过去,你稍微等我一会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