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三再次约定

      徐楸嘴唇微抿,想玩弄谢雍的心情在这刻猛地飙升至顶峰。
    明明已经打算放过他了,明明用最后的良知控制着暴虐欲、不想毁了他的,为什么非要一次又一次的主动在她面前晃呢?
    徐楸咬紧牙关,脑子里淫乱的画面一闪而过——全都是关于谢雍。
    阴暗的想法徘徊着,徐楸不经意间扭头,忽然发现谢雍姿态的微妙——眼神有一点怔忪,耳朵红的要命,双手似有若无地压在裆部。
    他该不会……勃起了吧?
    徐楸心里突兀地冒出这个猜测。
    女人要是有性欲,至多湿一下,可男人的性器会硬,会翘起来,明显的不能再明显,诚实且不争气。
    徐楸联想到最开始她接触到他时,谢雍那副高山雪莲一样的卫道士姿态,忽然有些想笑——大概是个俗人都抵挡不住情欲这两个字吧,谢雍也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高洁。
    “谢雍。”久违地,徐楸叫了他的名字。
    被叫到的人回过神来,扭头就发现——身边少女眼里明明灭灭诡谲的色彩。
    像是浑浊的欲,又像是浓浓的兴味。
    说过的吧,再抓到他的把柄的话,一定玩儿死他。
    她目光大剌剌地落在他的裆部,没有一丝她这个年纪女孩儿该有的羞涩:“……虽然上次的东西我已经删了,但是我好像又发现了你另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啊。”
    谢雍呼吸一紧,目光和徐楸浅笑的眸子相撞——他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,不受控制地,因为徐楸那句让他莫名熟悉的话。
    她似乎很喜欢拿别人的把柄作威胁,来满足自己的私欲。
    谢雍喉间凸起上下滚动一下,表情已经没有第一次那样的惊惶。
    “那……你想怎么样?”说不出是期待还是畏惧,他轻声地、迟疑地说。
    徐楸看着他,忽然笑了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下午四点多活动圆满结束,大部分干事和来参加活动的人纷纷四散而去,徐楸帮季玥收拾着剩下的残局,冷不丁地,对方忽然跟她搭话。
    问她上午下雨那会儿去哪儿了,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。徐楸摇摇头,余光能看见旁边不远处另一个大伞棚下,谢雍也在帮忙收拾东西。
    季玥察觉到她的视线,顺着看过去,“……上午下雨那会儿真的是大家都乱了,人多也不好管理,但谢雍真的挺厉害的,有条不紊地把所有人都安置好了。”
    “他当上主席这段时间,但凡会里或者活动发生意外,他总能很完美的解决,是不是很像定心石或者顶梁柱那样的……?”季玥笑着,跟徐楸开玩笑。
    徐楸虽然寡言,但跟季玥关系还算可以,对方也知道她是不会出去乱说的性格,所以有时候就会找她搭话。
    “嗯。”徐楸收回视线,应了季玥一声,“主席的确很优秀很有能力。”
    ………
    还是那个酒店,还是徐楸熟悉的套房。
    不同的是这次徐楸坐在床边,而谢雍则在刚才被她一把推到了地上。他还没来得及扶着地重新站起来,徐楸珠圆玉润的右脚已经踩上了他两腿之间鼓鼓囊囊的那处。
    “今天季玥学姐跟我夸你了。”语气轻飘飘的,她这么说。
    谢雍没能站起来,这样带有羞辱意味的动作由徐楸做出来,似乎弱化了它原本的含义,甚至谢雍都觉得——的确是徐楸能做的出来的事。
    事实上经过前几次的相处,徐楸会做什么样惊世骇俗的事,在谢雍这里都是可以被理解的。不过他自己也很意外,被她用脚踩,他没有被侮辱的愤怒,短暂的不适过后,谢雍红着脸,感受到裤裆里半沉睡的性器慢慢硬挺起来。
    一大包,箍在裤子里,撑起一个下流的弧度。谢雍微微有些难耐,毫无性经验的他也不懂徐楸这是想干嘛。
    听完她说的话,他张嘴想说什么,但徐楸脚下一个用力,疼痛伴随着酥麻的快感从尾椎骨传往全身,谢雍挺了挺腰,无意识闷哼一声:“嗯……”
    徐楸两手撑在身体两侧,弯腰和谢雍达到一个大概平视的角度,脚下动作不停,胡乱地、重重地踩磨着他的性器。
    她唇角带着些微的笑意,一派闲适地自说自话:“外面的人要是知道她们敬爱的主席私底下是这么淫乱、虚伪的人,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啊?”
    一个口嫌体正直的两面派,那些人爱的不过是他表现出来的清贵优异,若是知道他骨子里不过是一个轻易就被情欲折服的浪荡货,只怕也会避之不及。
    她不一样,她不爱他的清冷端方,只爱他咬着牙仰起脖子压抑唇齿间呻吟的骚样。
    谢雍坐在地上,双腿大开,眼睁睁看着徐楸用脚趾夹住裤子拉链下拉,露出里面被前精氤湿一小片的内裤。又热又烫的一大根,形状鲜明地被包在薄薄的内裤里,徐楸再踩下去,更加近距离的接触使得谢雍快感比刚才更甚。
    阴茎似乎胀得比刚才更大了些,徐楸平滑的脚底不太用力地踩着棒身摩擦,另一只脚去夹他根部沉甸甸的卵蛋——谢雍闭了闭眼,爽得双手都抓紧了身下厚实的地毯。
    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快感,还有积攒了好几天、精液蠢蠢欲动的欲射感,以及面对着徐楸的玩弄时心底的满足感。
    带着微微迷蒙的眼神,谢雍张着嘴喘息,忽然在这刻意识到——或许他本就不正常,或许他本就像徐楸说的那样,是个容易被情欲驱使的人。
    “脱了。”徐楸收回脚,轻声地说。
    仿佛海妖的蛊惑,谢雍呼吸急促着,乖乖地照做了。裤子和内裤都褪到膝盖处,肉棒弹跳出来,青筋虬髯,微微散发着热气。
    徐楸心情好像不错的样子,站起来,牵着谢雍的手腕儿,引他到床上去——这个过程中,谢雍一直是极度顺从的姿态,只有胯间的硬挺不知廉耻的翘着,随着他走动的姿态摇晃。
    谢雍躺着,徐楸跨坐在他身上,下体隔着一层布料压在他勃起的阴茎上,在他小腹处前后磨蹭起来。
    她开始玩弄他的乳头,谢雍撇开了脸,脸上隐忍的神色一闪而过。
    他没有说“不”的权利,就在今天上午,被徐楸再次抓到把柄以后,他又一次和对方达成了这个荒谬的约定。
    谢雍被她玩弄着那两点,原本以为不会有任何性快感的部位突兀地传来带刺痛的痒麻,然后带出身体深处的空虚。
    他有些渴望,期盼着她能更重地亵弄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