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部分

      面飘浮去。
    这时我看见妹妹脸色青白,四肢大字形摊开,不动了,身体随着水的浮力无
    力地浮向水面。
    「这次出事了,我把妹妹在水底奸死了。」我脑中一片混乱,慌忙把她抱着
    托到水面来,大叫:「救人啊,救人啊!」
    本来在泳池室外的阿健听到我的叫声,急急进来,看到小雯整个人赤条条浮
    在水面,慌忙向外面的小雪叫了一声,就跳下水来,和我一起把小雯拖到池边。
    我妹妹赤条条躺在池边,这时小雪带着一个渡假村的救护员匆匆赶来。那救
    护员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见到有这么一个赤条条的少女躺在池边,心中一喜:
    「我救人这么久也没遇上这么漂亮的女孩。」
    我们当然不知道这救护员想甚么,只见他走过来,在我妹妹的胸口上压了几
    下,再在她肚子上压几下,妹妹的嘴里呕出几口水来,咳嗽几声,脸色变红了,
    眼睛就睁开来。
    我们这时才松了一口气。阿健有些不高兴地问我说:「怎么会这样?」
    我不敢回答他,只是问那救护员说:「我妹妹有没有事?」
    那救护员说:「看来她没事了,但还要扶她到医疗所里,我再观察一下。」
    我们不敢怠慢,帮他把小雯扶去医疗所。
    在路上,小雯已经能开口说:「我没事了。」
    那救护员把小雯放在医疗床上,对我们说:「我替她检查一下,没事就可以
    走了,你们出去外面等。」
    我们坐在医疗所外,阿健最急,不能坐着,不停走过来走过去,说:「怎么
    会给水溺了?她会不会有事呢?」他好像有点责怪我,但又不敢太过明显,好歹
    我在大学里的地位比他高。
    我有点内咎,但又不敢说真话,只安慰他说:「没事的,我妹妹平常身体很
    好,这次可能脚抽筋,我没有留意,才会遇溺。」
    阿健听了之后,还是没停下来,继续不停踱步,说:「他还要检查多久,小
    雯会不会有事呢?」真想不到平时好色的阿健对我妹妹这女朋友倒是很关心的。
    但他不知道那救护员在做甚么检查。
    医疗所里,那救护员把手指插在我妹妹的小穴里,然后拿出黏液,嘿嘿笑着
    说:「小妹妹,你看这是甚么?你们也玩得太过火,在水里面造爱呢?看你的样
    子倒看不出是个小淫娃。」
    妹妹小雯给他说得脸都红了,那救护员就脱下自己的裤子,把她双腿推开,
    小雯现在元气还没恢复,没力气作抵抗,一下子给他干了进去。
    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你不能这样……我男朋友……还在外面等我……啊……」
    可怜的妹妹给这陌生的救护员奸淫得直喘着气。
    「好妹妹,他不知道的……」救护员说完就把妹妹抱起来,一边走一边干着
    她,然后把她按贴在医疗所的门上,把她双腿高高举起来,然后用力把鸡巴干进
    她小穴里,干得她花技乱颤。
    就隔着那医疗所的门外,阿健仍不知情地踱步着,他不知道女朋友就在这门
    的背后正给那救护员强奸着。
    各位看倌,之后的事不再细讲,反正阿健见到我妹妹从医疗所出来时没事,
    已经很高兴,没再追问甚么,然后我们就回家了。多了阿健和他的妹妹,看来我
    们的《闭门一家亲》的主角越来越多。下次再讲吧!
    14)我说:may i?
    上次讲到我和阿健带着我们两个妹妹去一个渡假村里玩,我忍不住和妹妹在
    水底做爱,还差一点把她浸死。自此之后,一提出去游水,妹妹都摇手拧头,不
    肯去了。
    这天阿健开他爸爸那宝马3系的房车,载我们到动物园里去玩,看看猩猩老
    虎。这个暑假过得真高兴,都是因为有阿健这富家子弟带我们四处玩。到了下午
    四点多我们离开了动物园。
    「我们去甚么地方玩好呢?」小雯好像还意犹未足。
    阿健想想说:「我有点饿,先去吃些东西,然后去ol俱乐部跳跳舞吧!」
    「ol俱乐部是不是有很多ol呢?」小雪觉得这俱乐部名称很奇怪。
    「哈哈哈……」我和阿健同时笑起来。
    阿健把车子开向一个小餐厅说:「你说,女青年会里面是男的多还是女的多
    呢?ol俱乐部只是个名称而已,就是用office lady为名来招徕顾客,你们两个
    女生入场是免费的,我们两个男生入场就要破财一大笔。」
    「不过我上次去,还真的有不少office lady,有些还很开放呢!」我说。
    「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原因。哈哈哈……」阿健笑的时候,我妹妹小雯就在他
    耳朵上捏他说:「你还想去结识office lady?」阿健给捏得哇哇大叫,我和小雪
    在后座紧张地说:「小心开车,别贪玩……」
    吃过下午茶点之后,我们又恢复精力,阿健开车到这ol俱乐部时,已经是
    五点多。这ol俱乐部开设在这商业区中心,不少办公室的年轻男女下班后都会
    结伴跑来这里玩,里面的设施不少,好像撞球室、健身室、桑拿室等等,但最大
    生意还是disco。最初开业的时候,顾客是一些斯文的上班族,但后来人流
    也杂了。
    俱乐部里的音乐声音震天,低音大喇叭的声音震得好像使心脏都快要跳出来
    那样,灯光昏暗,我们刚从外面进来,几乎甚么都看不见,只看到不断闪烁的水
    晶射灯辨认方向,好不容易才在一个角落找到座位,刚一坐下,就有个女侍应端
    来四杯cocktail,这是入场券免费送的。
    本来还想和小雪说说话,但音乐声实在太大了,只好各自喝cocktail,看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