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部分

      穿好自己的衣服。
    这时小雯回来了,她的头发又有点乱,手里拿着一个袋子,是伴娘婚纱。
    他看到阿sam和美美没说话地坐着,阿sam脸上那五指手印还很明显,
    笑嘻嘻地说:「大嫂,选好了,我们回去吧。」说着推着美美走出店。
    她还故意回去悄悄对阿sam说:「叔叔,你这次可糗了,我嫂嫂比我纯情
    呢!你可以干上我,不等於可以干上她啊!你弟弟比你聪明,他在后楼梯干了我
    一炮。」说完笑嘻嘻地走出店子,看着sam满脸懊恼的样子,她特别高兴。
    很快过了两天,婚宴当然是在哥哥做事的那个酒楼设置,哥哥那些同事精心
    为我哥哥设置这婚宴,酒水都比较便宜,而且设置在五楼大厅,这层楼面较小,
    除了我哥哥的婚宴外,没有其他人。有个同事姓廖的,高高大大,叫做「尿兄」
    (与廖谐音),是我哥哥的老死,他俏俏告诉我说已经计划好来玩新郎新娘,
    祝贺他们新婚。
    整晚热热闹闹,我跟着哥哥跑来跑去,帮他顶了几次酒,但他还是给灌了七
    分醉。本来这晚闹来闹去,乏善可陈,全部说了我怕各位看官也会厌,但有几件
    大家可能会觉得有「性」趣的,说一下。
    婚宴上每个人都穿得很漂亮,我妈妈出动最贵的套装裙,我爸爸也穿上从来
    没穿过的西装,不过还是不结领带,妹妹小雯当然漂亮,她的伴娘衫很衬色,不
    过她只化个淡装,不想抢新娘风头。但最漂亮当然是新娘美美,她第一套婚纱出
    场时,很多人都惊呆了,他们从没真实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,如果说见过,只有
    在电视上见过的明星才能相比。尤其是性感婚纱外露的乳房,使哥哥那些男同事
    都看呆了,差一点口水都流出来。
    不要说这些好色的同事,就是我爸爸眼睛也是不停地看。到了新郎新娘跪在
    地上向他和妈妈敬茶时,爸爸的眼睛就朝美美那乳沟看进去,喝完茶之后,爸爸
    递一封红包给她,她接了红包就深深鞠一弓说:「谢谢爸爸!」就这一弓身,本
    来有点不合身的婚纱垂下一些,从那宽敞的胸口看进去,哇塞,连两颗可爱的小
    乳头都看得见。
    爸爸说:「不用谢,不用谢,快起来。」就伸手扶她一下,这一下使美美更
    靠近爸爸,两个大奶子看得更清楚。等哥哥和嫂嫂走开时,爸爸自言自语道:「
    这媳妇还真不错,很伟大。」
    到了婚宴中间,美美离场又要到新娘房(更衣室)去换另一套,小雯刚好去
    了厕所,所以她只好叫我陪她去,我高兴得心扑扑跳,原来她只是叫我帮她拉拉
    长尾婚纱裙。
    更衣室要穿过一条长廊才到,我左看右看,周围没人,就偷偷把她的长尾裙
    尾掀起,想偷看一上她的春光。很失望,甚么都看不见,原来里面还有一层纱,
    只能隔着纱,隐约看见(其实都看不见)她那修长的玉腿。
    突然美美「啊」地叫一声,我吓了一跳,我只是轻轻掀起,怎么事败呢。我
    抬起头一看,差一点喷出鼻血来,美美竟然半裸地站着,婚纱掉在地上,她可能
    太过惊慌,两个乳房大大地展现在我眼前,这一次我清楚看到她两颗暗粉红很可
    爱的乳头。
    她惊慌之后,忙捂住乳房,我张着嘴,甚么都说不出来,她不好意思地说:
    「对不起,二文,这婚纱店的婚纱租用很多次,扣子不好,容易松开了。」我才
    舒了一口气,帮她拉起婚纱。
    当我拉起来时,她再次放开手,让我替她穿上婚纱,扣上后面的扣子,然后
    转到前面来,替她扣上胸前的扣子,我的手故意碰到她的胸部,那两个乳房果然
    跟我想像一样,虽然隔着婚纱,但我感觉那是又柔软又有弹性。哥哥不知道是不
    是前生修道,这世得到这么个漂亮的老婆。
    美美红着脸说:「谢谢二文。」我不敢造次,忙送她进新娘房。
    婚宴完了,美美穿着晚装送各亲友走,她的爸爸对我爸爸说:「美美交给你
    们了。」说完也走了。最后只剩下我们几个,付了钱,收拾了金器(婚礼总是要
    用很多金器),准备回家,连那些侍应都走光了,整个五楼只剩下我们几个。
    「哥哥呢?」小雯问我。我们这时回头一看,原来哥哥还和尿兄在喝酒。两
    人都喝得脸红红的。
    我走过去,拉起哥哥,尿兄说:「喂,别走别走,我还要玩新郎新娘。」
    我说:「刚才不是都玩过了吗?」
    尿兄说:「小弟弟,刚才婚宴很多小孩子,玩得要斯文些;现在呢,都没人
    了,就要玩成人的!」他转头问哥哥说:「大文,你说,要不要再玩?要不要尽
    兴?」
    哥哥醉得脸红红,有点口吃说:「要……要继续玩……要尽兴才行。」
    大家只好又回来酒席桌边,看尿兄要玩甚么。他拿来六个碟,碟用碗反罩,
    里面好像有些甚么。尿兄说:「今天大文结婚,我们各位要吻贺一下新婚,这里
    是我们刚才吃剩的烤猪,每碟都有个部位,大家选一个碟,看是甚么部位,就吻
    新娘那个部位。来,谁先选?」
    小雯立即举手说:「很有趣,我先来。」
    尿兄说:「理论上要给新郎先选……」话未说完,小雯已经掀开一碟,说:
    「这是甚么?」尿兄不徐不急地说:「那是猪背,你吻新娘的背部吧!」小雯就
    跑到新娘的背后,还解开她晚装背后的扣子,在她白白滑滑的背上深深地吻了下
    去,吻得美美哈哈笑了起来。
    尿兄说:「好,这次轮到新郎。」
    哥哥颤抖着手,把碗掀了好几次都掀不起来,他确是醉了,还是我帮他掀,
    「是猪腿!」我叫了起来:「哥哥,你要吻嫂嫂的大腿。」
    哥哥点点头说:「好……好……」说完整个人跪在地上,把美美的长裙掀起
    来,她两条白晢嫩滑的美腿露在我们眼睛,哥哥在靠近膝盖的大腿上吻了一下。
    尿兄大叫说:「不行,不行!要吻上面一点。」
    哥哥说:「好,好,吻上面一点。」说完竟把美美的长裙全掀了上去,美美
    那双又白又嫩的大腿都露了出来,还是她忙按着,否则连内裤都展露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