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部分

      浪叫不停。
    隔着一层薄板,我和妹妹看得很清楚,妹妹又如常地红着脸,煞是好看。她
    说:「哥哥和妈妈make love 这样对不对?这样是乱伦。」
    我嗯一声说:「再教你一个英文字,乱伦是i. 」
    妹妹说:「i就是乱伦吗?我没听过,怎么拼?」
    我说:「i- ,i!」
    妹妹果然是好学之人,连忙拿起她用惯的牛津字典查这个字,然后念出来:
    「i,嗯,只有一个解释,是乱伦的意思,比如是兄妹相奸。」然后咦一声
    说,「字典没写母子相奸是不是i. 」
    我说:「字典是举例而已,因为乱伦最常见的是兄妹相奸。」我说到这里已
    经有种莫名的兴奋侵蚀我,眼前这可爱的妹妹正是字典里的最佳例句。
    妹妹还好像怕有误解,说:「就是说如果我和你make love 就是兄妹相奸,
    也就是最常见的i吧……」她说完的时候,已经看到我眼里的欲火,不敢再
    说下去,我的手扯着她胸前的衬衫说:「妹妹,我们来i吧!」
    各位看倌,面对这样可爱的妹妹,又在面前用言语挑逗我,作为一个血气方
    刚、机能正常的男人,又如何能把持得住呢?下集别错过啦!
    04)哥哥说:我要和爸爸一起轮奸你
    上次讲到,哥哥为了在婚前练习一下,竟然找妈妈在房里面乱搞一通;而我
    呢,和可爱的妹妹共处一室,欲火难忍,看来妹妹这次劫数难逃,各位看倌,是
    不是等急了?请一边吃饭一边看看,别浪费读书时间……
    隔壁传来妈妈阵阵的呻吟声:「大文……你真的把妈妈肏死了……妈妈的小
    穴被你干破……啊啊啊……你比你爸爸更像日本人……干死我了……」
    哥哥也不示弱,很有节奏地干着妈妈,说:「妈妈……我早就想干你……我
    以前打手鎗就想干你……听到爸爸干你的时候就想一起干你……把你的鸡迈干破
    ……把你两个大奶子捏破……和爸爸一起轮奸你……」
    妈妈呻吟说:「好……找一天……你们父子俩一起……来干破我的鸡迈……
    快……用力干我……我要升天……」
    这种淫亵的叫床声,当然使我的欲望更是高炽,我扑向妹妹,把她压倒在床
    上,妹妹不断摇头说:「不要,二哥,我不要i,我不要乱伦。」
    我咬咬牙说:「反正字典都说兄妹相奸很平常,嘿嘿嘿……」就完把她胸前
    的衬衫一扯,钮扣给我撕掉,衬衫打开来,我的嘴就从她乳罩上面的两团白肉吻
    去。
    妹妹还没有性经验,给我这一吻,吻到女孩的敏感处,她全身都没力气,手
    脚发麻,纤纤玉手想要推开我,嘴巴还说:「不要……二哥……不能这样……」
    但完全没法阻挡我的攻势。
    我把小雯的裙子也翻了出来,这时才发现,她的身裁已经很健美很有曲线,
    所谓身在福中不知福,原来一直和自己同房的妹妹竟然是这么漂亮,而且凹凸有
    致,纤细的腰身使她少女的乳房和屁股都显得相当突出。
    我朝小雯的内裤一摸,那小缝都湿得可以挤出水来,她害羞地说:「二哥,
    不要按那里,我快尿出来……」妹妹淫汁四溢,还以为是要尿出来。我当然没理
    会,把她内裤向旁边一拨,手指攻进她的小穴里,那里已经有稀疏的阴毛,当我
    的手指钻进她的小洞里,她已经不再反抗了,深呼吸着,接受我的爱抚,嘴还轻
    声说:「我那小洞叫做vagina,是吗?」
    我说:「对,我等一下就要把我的penis 干进你的vagina!」说完拉着她的
    手抚摸我陶出来的鸡巴,鸡巴在她细嫩的手掌里胀得很大,她惊道:「二哥,你
    的penis 那么大,我的vagina给你一插就会裂开。」
    我没理她,只是继续去抚摸她,我知道处女第一次要足够湿度才能完美地进
    行,不能乱来吓怕她,所以我的手指慢慢挖着她的小穴,然后抚她的阴蒂,她全
    身一抖,淫水滔滔不绝涌出来。其实我担心是多余的,因为她继承我妈妈那淫荡
    敏感的基因,所以稍一挑逗已经完全湿了。
    我摸着她的阴蒂说:「这是clitoris,你们女生最敏感的地方。」妹妹这时
    已经吟不成声,还想跟我读:「cli-tor-is吗……二哥……你摸得我好爽啊……」
    她的手还在抚摸我的鸡巴,然后摸到我的阴囊,我又说:「这里是s.」她
    跟着我说:「s……二哥的s好大……」
    各位看倌,你们听过「听歌学英语」,也听过「看图学英语」,但我和妹妹
    这种「造爱学英语」是不是很新鲜?看来我要申请专利,说不定可以为我带来意
    料之外的财富呢!
    隔壁妈妈和哥哥传来的「啪啪」和「啧啧」声音使我们更加淫猥,我让龟头
    顶住妹妹阴唇的阴唇,然然磨了起来,小雯全身直发抖,嘴巴像哼啊地发出呻吟
    声,我见她的小穴已充满水汁,便将鸡巴向前挺进,妹妹也轻轻摇着屁股,让我
    一寸一寸地佔领她。
    我可以听见她急促的心跳和喘息声,这时鸡巴已经进了三分一,但给挡住,
    我这时吻着妹妹的嘴,她也张开嘴,让我的舌头挑进她嘴里,卷弄她的舌头,给
    我吻得很陶醉时,我一下子把鸡巴再捅进她的小穴里,她嘴里唔唔地想叫出来,
    但我接着再抽送十来下,她就呼了一口气,美得不自觉闭上双眼。
    这时我连连抽插着她的小穴,她给我干得快感连连,身体很是敏感,我还没
    插足五十下,她已经双腿直抖,浪水四溅,高潮来了:「二哥……我像要死……
    不要再干我……」
    我当然没满足,说:「不要说「干」,英语叫做fuck. 」
    妹妹喘着气说:「二哥……别再fuck me 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再下去会fuck死
    我……」她已经给我干得手酸脚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