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部分

      闭门一家亲
    作者:不文
    00)我说:先自我介绍一下
    我叫陈二文,花名陈小二,为人好色,所以初中就被同学称为陈不文。有个
    哥哥叫陈大文,有个妹妹叫陈小雯,我们三兄妹分别差两岁。爸爸叫陈春生,小
    学程度,现职塑料啤工,妈妈叫张芝韵,中学程度,现职售货员副班长。
    我家算是穷的,虽然不算是最穷,我描述一下情况,我们的屋子是租来的,
    七十平方米左右,楼龄二十六年,用木板间隔分出五间房子,爸爸妈妈佔南面一
    间,我和妹妹佔中间一房,哥哥佔北面一间(本来他和我们同一间,但他快要娶
    老婆,所以给他自己一间)。除了我们爸爸妈妈兄妹之外,还把剩余的两间房子
    出租给其他人,所以一间屋子蛮多人的。
    我讲的故事是从我十九岁那年开始,而我现在已经廿七岁,足足有八年的故
    事讲给各位听,故事有真有假,有现实有超现实,仅供各位打打手鎗,闲来淫乐
    一番,不必太过认真。
    不啰啰嗦嗦,故事现在开始,各位看倌请欣赏……
    01)妈妈说:快插破我的小穴
    「二哥,二哥,快来,爸爸妈妈又开始了。」妹妹小雯紧张地伏在墙上,从
    木板的小孔看进爸爸妈妈的房里面,「已经连续四晚,爸爸也
    真够劲呢!」
    我听妹妹一说,也连忙伏身在木板墙上,找到另一个小孔,朝里面看进去,
    房子灯光通明,只见爸爸把妈妈的两条嫩腿扛在肩上,一条相当大的鸡巴在妈妈
    毛穴里抽出插入,妈妈给压在床上,光滑的身体扭来扭去,已经快要四十岁,身
    裁近年有点胖,但仍然保持很有曲线美,她自己两手握着自己的两个大奶房,搓
    弄着。爸爸妈妈的这种造爱场面变成我们两兄妹娱乐的一部份,看真人表演总比
    看vcd好,最重要是免费的。
    木板薄薄的墙身不能隔音,我们贴近木板时就能听见妈妈的呻吟声:「啊…
    啊…春生……你真够劲……快把我的小穴插破了……」
    爸爸听到妈妈这种淫荡的叫床声,更是奋力把鸡巴直桶到底,还有扭转着屁
    股,鸡巴在妈妈小穴里搅弄,气喘着说:「干……我就是喜欢插破你的小穴……
    干爆你的臭鸡迈……!」
    妈妈半闭着眼睛,美得浪叫起来:「用力插我……快……快插破我的鸡迈…
    啊……」她自己抚弄着奶子,还用手指捏自己的奶头,继续呻吟声:「来,
    把我的奶子……也捏破吧……」
    爸爸果真放下她的双腿,用力搓弄她的奶子,像在搓面粉那样,搓得妈妈的
    奶子都变了形,妈妈也配合地很剧烈扭腰摆臀,一个大白屁股,猛往上凑,发出
    了一阵阵「噗滋……噗滋……」的声响,爸爸的大鸡巴每一下都插到底,直顶花
    心,把妈妈干得浪声不绝。谁都想不到一个平时端庄的母亲和售货员副班长会浪
    成这样。
    「春生……你真像日本男人……那样干我……太厉害……让我死吧……快…
    干死我吧……」妈妈再次淫叫起来,小穴的淫水不断流出来,她的屁股本来
    给爸爸抱在床边,而淫水就滴流到地上。
    爸爸胀红着脸说:「臭婊子……带你去看一次日本叫春片……你就老是想给
    日本人干……日本人是好几个一起来……你想被他们轮流干吗?」
    妈妈用力抱着爸爸结实的屁股,希望他的大鸡巴能更深地插在她的小穴里,
    嘴巴继续发出淫荡的声音:「是……我快要像那片子里面……那个女主角…给日
    本男人轮奸……哎啊……插破我的鸡迈……」
    爸爸尽最后的冲刺,对准妈妈的小穴狠抽插二三十下,一边对她说:「好哇
    ……臭婊子……你这么喜欢给男人干……我就叫几个工友来轮奸你……奸得你叫
    爹叫娘……」
    说完自己已经刺激得不能再发出声音,屁股一下子定住,下体一震,大股大
    股的精液射进妈妈的小穴里,把妈妈也烫得全身发抖,双腿紧夹着爸爸的屁股,
    两人一起到达高潮,然后静了下来。
    妹妺看得满脸通红,更显得漂亮动人,都已经十七岁了,发育也相当好,样
    貌可人,还要和我同一间房子,真是使我难以忍受,我心总是想,迟早一天要干
    破她的小穴。当然这个顺其自然,不要强迫,不然弄出一个家庭悲剧就不好。
    我看完爸爸妈妈春宫大战之后,鸡巴硬得像支铁,看来又要打手鎗来解决,
    所以我开门想去厕所,怎知一开门就看到我们那两个租客,一个叫老施,一个叫
    「大块」(台语)两个人都伏在爸爸妈妈门口。我们的屋子搬进来就没装修,房
    门都有小缝,他们就从小缝里看进去。
    「喂,你们……」我小声指着他们说。
    「又不是第一次,大惊小怪。」大块说。
    「你妈妈身裁还真辣,比很多少女还要好。」老施举起大拇指称讚道。
    然后两个人若无其事回自己的房子里,真是岂有此理。不过我都没空跟他们
    理论,赶快跑到厕所里,把自己的鸡巴掏出来,一面摸弄,一面想着妈妈淫荡的
    样子,在幻想中,爸爸的角色被我取代了,插进妈妈小穴里的不是爸爸的鸡巴,
    而是我的大鸡巴,妈妈,我好想肏你!
    自从我知道老施和大块偷看我爸爸妈妈造爱之后,我就留意到,原来他们平
    时也是直勾勾地盯着我妈妈,特别是在她的大胸脯上。大块三十几岁,做地盘工
    人,对我妈妈有性趣倒不出奇,但老施已经快要五十岁,做大厦护卫,还是对我
    妈妈色迷迷的,实在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能力。
    偏偏妈妈在家里穿得很随便,只穿薄薄的印花睡衣裤,里面的乳罩和内裤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