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的车

      周谨南顺着她的眉眼亲吻,柔软的唇在她鼻尖轻啜,最后落在她的唇角。
    “我只是教你,不是怪你。”
    想哭的情绪不受控,大颗泪珠从顾初九眼角滚出,由于她侧卧的姿势,泪珠大多坠到枕头上,还有几颗太过凑巧地从左眼滚出,滑过山根,掉进右眼,冰冰凉凉地沁入眼底,然后碰上周谨南火热的唇。
    “不要哭。”
    “我,我也不想,可我停不下来。”
    听她委屈气闷地撒娇,周谨南轻笑,“那我哄哄你?”
    “怎么哄?”顾初九还鼻音囔囔,思绪已经有松动。
    “我从一开始就未想过要你去做些什么,我是说对周长柏。”
    周谨南开口找的话题,真是轻而易举让顾初九噤了声,忘了哭。
    “你第一次出现在周宅的那天,是我母亲的忌日,我不愿让周长柏的腌臜事脏了她的忌日,所以去搅了局。”
    周谨南说话时用齿噙住她的唇瓣,轻轻咬磨。
    这是顾初九第一次听到他提及他的母亲,一贯浅淡的语调,难辨喜怒。她听得全神贯注。
    “那天救出你,原本只是想给母亲积些阴德。原以为你又是哪个卖女求荣的家里孩子,打算直接给你送回去,谁知我当时如何问你,你都一句话也不肯说,后来查了才知道……”周谨南微微顿了一下,“送你去周宅的人倒是狡诈,偷天换日保了自家孩子。”
    顾初九听他说这些陈年往事,一时有些恍惚。其中弯绕她也这才知道,但可能事情过于久远,也因为早成定局,以至于她现在的大部分心神尽被男人在她下腹作恶的手给收了去。
    “查清楚你身世时也早已和你一起生活了小半月,你受刺激太大,心理状态很差,日日不肯吃饭,更不愿开口说话,原打算狠心把你送回去,念头每每一出现,紧接着你无辜稚嫩的眼便看向我。”
    周谨南陷入回忆而低声笑起来,胸膛有微微震感,贴上顾初九的后心,带着她一起轻颤。
    “和你一起生活的日子就是这样开始,所以不要再去深究我养你的目的,因为我也不清楚。如果实在要说,”他的手从她下腹挪开,目标明确地往上伸展。他的小臂撑起她贴身的柔软连衣裙,黑暗中看不清起伏的形状,之前在阴阜上打圈的手指也已经舒展开来,轻巧地剥开一边蕾丝胸衣,覆住了她柔软的乳,一掌团握,来回揉捏,“草你,这个目的算吗?”
    “算的。”顾初九扭捏声音的自己听着都吃力。
    她日夜期盼的答案终于戳破了朦胧窗纸,清楚地展现在她眼前,还是个她最想要的,最希望的,做梦都只觉得是妄想的答案。这种感觉,难以言说,心里的喜悦只想身体力行地来证明。
    顾初九张口迎接他的唇舌,等他湿润的舌进来,她便乖巧地探出舌尖来迎接。两舌相触,口中分泌出甜意冲击味蕾。她嘬起唇吮吸,大口吞下两人交换的津液。
    湿吻逐渐不能满足,周谨南后退撤开唇,手掐捏按压她的乳尖,准备发起新的攻势,却听她软着嗓子说,“周谨南,你好甜。”
    面对她赤裸裸的调情和勾引,周谨南没有说话,只压着胸口的欲回到她身后躺好。默默揉捏她胸乳的手再次下落,放到了她的臀瓣上,大掌揉捏她半侧臀肉,比摸胸时的力气大了好多。
    顾初九被他揉得很爽,穴口很快就湿得吐水。
    她膝盖并拢,腿心收紧,无声发泄埋藏在体内深处的欲望。
    “想要?”
    周谨南低头吻她后颈,被她压在颈下的手臂也她身前折回,小臂从上探入她大方口的衣领,手心蹭着刚刚被剥开一半的胸罩,重新摸上她的乳头,摸得她一声嘤咛。
    “周谨南。”她难耐地唤。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给她回应,却不行动。
    顾初九抬起一条腿往后去磨他,微凉的小腿贴着他的慢慢磨擦,他的腿毛扎得她身体痒麻,心也是又急又痒,可始终等不来他再进一步。顾初九气恼地伸手往后抓他,凭直觉摸到他绸制睡衣包藏不住的滚烫火热,她一手圈住。
    周谨南闷哼一声,揉掐她臀的手掌抬起来打了她屁股一巴掌。
    有点响,但不怎么疼。
    顾初九的指尖顺势捏他顶端,表示不满。
    “学本事了?”
    周谨南被她算不得章法的手活逼得轻喘,落在她臀上的手指往中间滑去她股沟,挑开内裤的边往内一卡,内裤底就被夹在了臀缝中央,前露阴阜,后露穴口。周谨南就着她正圈握他阴茎的手,往下蹭他的睡裤。
    “松开。”周谨南命令她。
    顾初九放开紧握的手,还没来得及收回时,又听他说,“进去把它拿出来。”
    她热着脸,把手往后贴上他的腰,钻进他的睡裤,从已经蹭掉到胯骨的睡裤中轻易请出了这根火热滚烫的凶器。
    周谨南一手挪去她腿弯,扣着她的腘窝往前半曲她的腿。她的下身被摆成“ㄐ”的姿势,上半身被他一手控住胸乳而不得动弹。
    她此时好似任人宰割的鱼肉,被他侧压在案板上,让他从后轻轻松松地用那根炽热硬挺的阴茎直直顶住她的入口。
    【明天白天会比较忙,算提前更新啦】
    【如果明天有空就加更,如果没时间就把我这句话忘掉?!】
    感谢冰楓小姐妹的耐心长评,感恩笔芯
    还有要感谢各位姐妹的支留言,喂猪和推荐,有个姐妹(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tt1234)竟然把太太推荐来了!(土拨鼠尖叫)
    我好惭愧,因为太太写得太好了,我不配!(何德何能)(捂脸跑走)
    姐妹们的留言在梯子允许的情况下,每一条我都会认真回复的
    我们一起讨论剧情呀,嘻嘻
    感恩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