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热

      顾初九听话地圈握住,手心感受到他阴茎上血管的绽结。安全套外的润滑剂裹了她一手,她偷偷在心底猜测,周谨南这儿的皮肤是否也和他的身体一样光滑细腻。
    她的手比她更懂求知,也更有效率。没过脑子,手指已经沿着阴茎暴胀的脉络摸向了顶端。塑胶的软圈卡住茎身,顾初九用食指勾缠圈沿,尝试拉开圈口往里探,被周谨南捏住了手腕。
    他把她作乱的手往头顶方向一举,和另一只一起牢牢地捏进掌中。被他一手控制了双臂的顾初九终于老实了,眼巴巴地抬头看他。
    满室黑暗,她什么也看不见。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开灯?”顾初九用膝盖碰他。
    周谨南伸手往下捏住她腿根,拉开她的腿摆到他臀侧位置,下身沉进她腿心,翘挺的阴茎直抵住她穴口,“捏住手,你就用腿?”
    顾初九分辨不出他的语气,但他的手就卡在她腘窝处,中指指尖摁在被迫曲立而鼓起的韧带上,正左右捻着那根凸起的腿筋。酸痛胀麻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明显,顾初九四肢有三都被控制,只好曲起唯一自由的那条腿讨饶地蹭他的侧腰。
    “周谨南,我错了,好疼,不要捏我了。”
    “这就疼了?”
    他像是在笑,又好像没有。
    顾初九听不出来,只感觉到他松开的手又重新掌回她胸上。腿上的痛感消失了,还没来得及松口气,胸乳已经被人团在掌中,来回揉捏。或许是怕冷落另一个,他还低下头来准确地含住了另颗娇柔微颤的乳珠,火热唇舌把她来回拨弄。
    一痒换一痛,很公平。
    可怜顾初九被他三五下便嘬得欲仙欲死,身体的空虚感再次涌现,一浪更比一浪猛烈,两只仍曲立的腿不由得夹紧了周谨南的腰。
    不得满足的渴望折磨她,蒸腾的情欲逼她主动求欢。
    “周谨南,我想要。”她可怜兮兮地求。
    周谨南没有说话,唇齿间吐出那颗已经变得珠红的乳尖,伸手往她下身去摸。那儿早已湿腻不堪,连穴口都微微张开。他手扶阴茎,重新往里入侵。这次要轻松许多,至少龟头已经完全进入。只是再往里,炙热拥挤,层层阻拦。
    顾初九嘤咛出声。
    周谨南只入了小半,撤开的手抚上顾初九后臀,轻轻掐揉。
    “凭什么,你可以摸。”顾初九又疼又痒,一句话都得拆两半说。
    周谨南低头压在她唇上,“凭我现在插你。”
    他说话时嘴唇微动,吐出热气,像绅士最温情的吻,却说出无耻下流的荤话。顾初九听得耳朵滚烫,身体也配合地分泌出大股汁水。
    这般反差的周谨南,她也好喜欢。
    温热的水液在顾初九身体中顺流而下,细密地冲击上甬道里的龟头,又被他严严实实地堵在穴口。水流无处发泄,积于此处,泥泞的甬道囤积不下,开始敏感收缩,周谨南趁此一鼓作气将硬挺滚烫的阴茎全挤进来,连带顾初九的低声痛呼也被他吃进嘴里。
    下身就这样停滞在她内里,半天未见周谨南其他动作。顾初九正一口一口吞咽他的舌和津液,半句话也说不出,只好忍着异样挺起腰腹去蹭他。
    周谨南本想多亲吻疼惜等她适应,谁知小姑娘毫无耐心且贪心不足,他用力捏住她臀上的软肉像是惩罚,抓满一手心后抬腰开始慢慢抽动。
    他的进入和退出都很缓和,拿捏的距离也恰到好处,来来回回后顾初九从一开始的不适到现在越来越不满足,身下湿淋淋的一片,想要他再快一点,再重一点。她抬腿卡在周谨南腰后,紧密无间地收拢他,让他这次入得更深。
    可这次他进来后便不动了,坚挺就那样停滞在她身体里。顾初九感觉到他松开了一直抓着她的手,他的手肘回缩撑到她脸侧。
    虽然看不见,但她无法忽视周谨南投向她的火热的目光。他就像在看自己的猎物,不,没有像,她本来就是他的猎物,心甘情愿进入他的陷阱,被他捕捉,被他啃食,被他完全占有。
    顾初九佯装在黑暗中等待,吸着他的甬道却偷偷收缩起来,她用最隐晦却直接的方式,宣告她的要求。
    却没想到周谨南直接撑着手臂立起身体,带动分开了她别在他腰后交缠的脚。突然失去体温的熨帖让顾初九打了个冷颤,她缩了缩落在床上的腿,懵着脑袋也要跟他起来。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    周谨南两手拉住她两个脚腕,把她往前扯,直到臀肉紧贴上他的大腿。
    他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,一开始便要这样。
    “你喜欢这样?”顾初九懵懂地问。
    “过来。”周谨南没有回答,声音藏在满目黑暗中,几多诱惑。
    顾初九两条腿都被他捏着,只好弓起上半身,听话地慢慢贴近他。她把自己折成柔软的弧度,正要伸手摸他,便听他说,“握着我。”
    顾初九的小手换了方向,握上他的阴茎,安全套已经粘腻不堪,上面满是她的汁水,这让顾初九的内心有些羞耻。
    “放进去。”
    他的话没头没尾,但在这个情景下,顾初九当然知道周谨南是什么意思。她握住炽热湿滑的柱身,往下拉着抵上她的穴口。角度不够准确,她乖觉地抬了抬屁股。
    正要往里塞,周谨南已经先她一步撞了进去。
    这一下又快又猛,直接把顾初九撞倒在床上,男人也发出了低沉粗重的喘息声。
    这个姿势让顾初九更深地感受到他,穴内的软肉开始不自觉的紧缩,水液一股一股地涌,根本停不下来。周谨南没有任何花样的高频率的撞击,一下比一下更重、更深,这让她完全招架不住。还好他的手掌始终从下紧兜着她的双腿,才让两人交合处并未分开。想起来自己刚刚猫挠似地勾缠他,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    顾初九的腰这次没有软枕垫着也彻底腾了空,耳朵里满是两人肉体缠绵相撞的清脆声响,与周谨南的契合与交融让她彻底沉沦,忘乎所以。
    到最后,她只能听得见自己急促的喘,只能感受到自己浑身的颤栗。这种感觉陌生却又让她欲罢不能,就像床上的周谨南。
    不再清冷,不再遥远,不再触不可及,他会因为她而沉沦欲海,也会因为她变得无比狂热。
    【31岁周谨南的敏感处:屁股】
    哈哈哈,姐妹们全都猜的八九不离十,好神奇!
    只有周谨南好伤心,明明演得很年轻,你们却一致认为至少10岁打底,最多还有18最大值。
    擦干眼泪,今天就身体力行告诉大家!
    他!年轻!肾好!有劲!年龄都是浮云!
    (哎哟,YY联系的笑死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