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亲亲我吗

      顾初九心跳狂乱,连胸腔里都憋满了气。声带震动颤出空气,她轻微的应声窝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。
    “可以一起睡。”她怕周谨南没听清,又重复一遍。
    耳边传来周谨南短促的笑声。
    他此时的愉悦太明显,这让早就心生意动的顾初九立刻借机顺杆爬,犹恐错失良机。
    “是在这里,还是回卧室?”视线是漆黑一片,她开口也如那夜,无畏大胆,只管索求。
    “你想在哪里?”周谨南撤下盖在她眼睛上的手,落到睡衣下摆处,指尖沿工整的针脚痕迹细细临摸。
    他没有直接触上她的皮肤,隔着薄绒,顾初九已然浑身颤栗。
    她双手搭上他的肩,缩近两人唇间的一指距离,温软的唇触及他的下巴,感受到他白日新生的点点胡茬,“哪里都可以。”
    她张开嘴,用牙齿轻咬他的下颚。
    周谨南单臂揽紧她的腰站起来,带着她往卧室走。
    突然高度的变换让顾初九下意识用腿盘住周谨南的腰,搭在他肩上的手变成了拥住他的脖颈。
    他抱着她走得平稳,顾初九偏头靠向他颈窝,未曾言明的紧张与激动难以平复。即将实践的情欲早在她心中演练万千遍,可等真的要发生时,她竟想不起自己精心学习的那些动作到底该怎么摆。
    周谨南没有给她过多的时间思考,他把她放在床上后整个人便覆了上来。
    顾初九感受到他温热干燥的右手正从睡衣下摆探入,滑过她的侧腰,又向上托起她的胸乳。他一掌便足够把玩揉捏她胸前那团软肉,这令顾初九不得不怀疑自身的发育。
    直到这人坏心地按住中央那颗嫣红,正燃着火焰的指尖立即烧得顾初九浑身滚烫,意识归正。哪里还有空想其他,她现在只想要。
    顾初九偏了偏头,躲开周谨南落在她耳畔的炙热鼻息。她就快要喘不过气,明明是她先色心雄起,最后又是她先开口求饶。
    “周谨南。”她抓住周谨南撑在床上的手肘,“你不亲亲我吗?”
    卧室没有开灯,周谨南在黑暗中揣度她的神情,脑海中随即浮现她那双水光潋滟的猫眼,含着情,显着欲。
    周谨南低头吻上她的唇,一触即离,“起来,把衣服脱了。”
    身上的热源退开,顾初九听见窸窸窣窣的脱衣声。她撑起上身,把睡衣和睡裤脱个干净。里面本来就没穿内衣,她脱起来比周谨南要快许多。
    顾初九光裸地抱膝而坐,看不清近在咫尺的周谨南的身体。
    她再次被压回床上,脖间已经感受到男人细密的吻和火热的喘息,腰腹熨有他温柔的掌。顾初九想伸手拥抱他,被周谨南一只手掐住俩腕,固定在床头。
    他另一只手已经探向她的下腹。
    顾初九感觉到他正用指拨开她那儿处的毛发,短短的一层的指甲正碾压毛发的根须,带着指腹一点点地伸入更下方的隐秘处。直到他摸上那两瓣软肉,抚弄两下才停下指间动作,他摁着两瓣软肉中央来回打圈,终于拨弄出藏在其中的一颗肉珠。
    顾初九难耐地哼吟出声,她被周谨南固定住的手挣扎着凭空抓挠,却没得男人一点怜惜。周谨南捆绑她手腕和搔弄她阴阜的动作都没停,手腕上的束缚加深了身体里要而不得的空虚感,眼角被逼出泪意,穴口也已经暗潮汹涌。
    周谨南终于在她濒临窒息时撤开了拨弄阴阜的手,往下探,意料之中的黏湿水液让他满意。淌出的水已经沿着股沟流了下去,周谨南的手沿着水痕抚上她的臀,狠劲揉捏一把她的屁股,起身从床头柜拿出安全套。
    塑料壳撕开,顾初九闻见苹果味的香气。她喘息着眼向周谨南,只能模糊分辨出一个黑影。窗外只有星空,照不亮她还在流水的身体。敏感的穴没了抚摸,甬道内却因为面前的男人而开始收缩。
    这种强烈的渴望让她伸出手,抓住半跪在床上的周谨南。
    周谨南正低头带套,看小姑娘哼唧唧地抓着自己不松便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    “别急。”
    周谨南单手把套撸到最上,侧过身扯开顾初九一条腿,曲立在他身边,摆出了她对他彻底打开的姿势。
    他没有俯下身子,直着腰把顾初九拉近,让她的屁股靠上他的膝。他左手落在她的乳上揉捏,右手扶着自己对准了她的娇穴。
    居高临下地进去,只一个头就被卡得动弹不得。
    他收回在她胸前的手,重新抚上她的阴阜,再试两次,还是紧得不行。
    “放松些。”周谨南轻声劝慰她。
    顾初九也想放松,更想让他直接进来,身体里泛出的痒已经在吞噬她五脏六腑,可她只能热着脑子,红着眼,完全不知道到底该怎么配合。
    “周谨南,周谨南。”
    她只会一遍遍喊他的名字,想要告诉他她的难耐,她的渴求和无措。
    少女带出哭腔的不间歇的娇唤,让周谨南灼人的欲望更加粗硬。无可奈何,他大掌掐了一把她的腿根,人又重新回到胸贴胸的男上女下位。
    顾初九因为他炙热的体温而得片刻安宁,身上配合地燃出薄汗。
    “腰腾起来。”
    周谨南拍她的屁股,顾初九乖觉地用臀部发力,将腰与床之间空出些距离。周谨南扯来床头的软枕,垫到她腰下。
    身体再相贴,位置契合许多。
    周谨南单手托住她的脸,低头吻上她。他的唇舌和他这个人完全不一样,霸道又凶猛,上来便撬开她的牙齿,嘬住她的舌,只管往自己嘴里衔,即使全吃住了也一丝一毫都不肯松。
    顾初九揽着他的脖颈,仰面承受这枚的深吻。被勾缠的舌尖伺机舔舐他的牙齿和上颚,换来他错了节拍的呼吸和更强横的吻。
    就连他身下的那根火热也像是长了眼睛,顾初九感受到它正紧紧地抵住她的腿心,硬是往那条缝里挤。还有他腹下粗且硬的毛发,正扎着她的阴阜,磨着她的耻骨。
    顾初九松开绕在他脖后的手,圈住他的腰。手心下的皮肤光滑,她好奇地摸,摸上他的腰窝,手指在凹处轻点了点,又往下滑去他的臀。中间一段有明显起伏,顾初九想起他穿西服裤时凸显的翘臀。
    没来得及再流连两下,手又被他禁锢到头顶。
    “乖点。”
    周谨南的声音沙沙的,呼吸也沉,被欲望驱使的性感暴露无遗。
    “我不能摸你吗?”顾初九轻声轻语地问,还剩的那只自由的手却狡猾地溜上了他的臀。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摸?”周谨南被她一通毫无章法的揉捏逼得喘息,另一只手往后极快地按住了她的手背。
    他捉住她任性妄为的手掌,手心覆上她的手背,与她手指交错相扣,带着她从他身后绕回身前,钻进两人相贴处,让她隔着滑腻的安全套握住了他的火热,“只许摸这。”
    【一定是太久没吃肉了,就这么点搞了我一上午。看来一章肯定是吃不完了,明天再继续,实在是元气大伤】
    求解惑:
    看有姐妹留言问周谨南和顾初九年龄差多少,才想起来这是第一个问出来的姐妹!那没有问过的姐妹们,你们之前都推算得是差了多少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