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人

      高考前的最后一个周六,周谨南开车照例一早就出现在顾初九家楼下,副驾驶的座位上还放着一份早餐。顾初九洗漱后就看见楼下出现的白色轿车,下楼时脚步飞快。等她咬着三明治出发去往英语老师家的时候,心情轻飘飘都能想起飞了。她回忆,上周周谨南给她带的早餐是卷心甜豆包和胡萝卜汁,上上周的是法式酥饼,特别好吃。自从第一次补习他知道她没来得及吃早饭,之后每一次都带着早饭来接她。顾初九觉得今天的鸡肉三明治一定放了许多千岛酱,不然怎么这么甜。
    把三明治全部吃完,顾初九拿起汽车内侧门边卡着的一瓶牛奶,小口小口地喝。她的视线偷偷偏转到内侧门上把手凹陷处,看见了一直躺在那的一枚草编指环。绿色的柳条现在已经微微发黄了,但还好,它仍在远处。顾初九心里想。
    一路的好心情在下车前戛然而止。周谨南告诉她,今天下午他有些事,会派司机到小区门口接她。顾初九这才发觉自己牛奶喝得不多,吃下去的东西大多还梗在胸口,有点不舒服。
    顾初九没有停顿,乖觉地应了好,想问但不敢问周谨南,下午是办公事还是私事。
    可能因为心思不静,今天的学习效率不是太高,就连周谨南找人送来的午餐她也没吃多少。英语老师体谅她下周五就要参加高考,而且鉴于最近顾初九在英语上进步很明显,所以课程缩减了最后一节课,提前一个多小时就下了课。
    顾初九在小区门口转悠两圈,没发现任何停靠的汽车,本想给周谨南打个电话,想了想又收回手机,低垂着眉眼走到树下的长凳坐着发呆。
    初夏的风带着清浅的温度,吹得顾初九昏昏欲睡。突然旁边有人喊了一句,“初九?”
    顾初九睁眼看去,走来的人很是眼熟,想了想喊道,“桑桑姐。”
    桑絮看她还记得自己,笑着到她身边坐下,“你怎么在这?”
    “我来补习。”顾初九撅撅嘴。
    桑絮以前看惯了她的孩子气,现在瞧她不满的小模样只觉时间真如白驹过隙,“又补习呀,看来周先生对你的学习还是一如既往地操心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初九耸耸肩。
    桑絮是顾初九以前的家教。顾初九八岁被周谨南接回家,快十岁的时候才能像同龄的孩子一样吃饭、喝水、说话,周谨南为了让她更快地正常生活,便着手把她送去上学,可那时她的年龄已经超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很多,周谨南又不放心她座位插班生进入新环境,索性直接把顾初九送进了中学。顾初九刚开始上学便是初一,课程完全跟不上,周谨南那时已经在南大任职了,便从学生里给她找了家教,第一个就是桑絮。
    “刚在路边我一眼就认出你了,除了更漂亮,其他都没怎么变,看来周先生把你养得很好。”桑絮说话很温柔,语调轻轻的。
    顾初九对上她的视线,时间在她的眼中沉淀了很多东西,顾初九看不懂,又觉得似曾相识。五月中下旬,天气炎热许多,桑絮还穿着两件长袖和一条黑色长裤,有风吹来,顾初九瞥见她头发下遮盖的脖颈,隐约有一指乌青。
    顾初九挪开视线,“你呢,桑桑姐,一毕业你就结婚去了,我们四年都没再见过,你现在过得好不好?”
    桑絮笑,“没什么好不好的,就过日子嘛。”
    顾初九看她脸上的神态很平和,两只手却在无意识地捏紧。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顾初九不会多问。
    远处驶来一辆黑色轿车,缓缓地靠近在路边,车窗玻璃降下,露出司机的脸。顾初九坐过这辆车,也见过几次这位周家的司机,“桑桑姐,我要走了。”
    桑絮也看见了来车,便笑着和她点头,眼里的光更加黯淡。
    “我们交换个联系方式吧,等下周我高考结束,约你出来玩。”顾初九拿出手机。
    桑絮应好,报出一串数字。
    直到顾初九乘坐的汽车在路口拐了弯彻底消失了,桑絮仍在原地站着。落日前的风仍裹着暖意,吹得她的衣摆微微浮动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擦拭眼中的湿润,低头从包里掏出一只瓶子扔进了路边垃圾桶,这才转身慢慢往家走。
    *
    夜晚,顾初九窝在被子里回忆桑絮辅导她学习的那段时光。那时候她还和周谨南住在一起,桑絮每次来家里都异常安静,只有她们两人关在书房学习的时候,才见桑絮能轻松一点。
    桑絮很怕周谨南,顾初九现在才后知后觉。也是,她那个时候自己都顾不过来,又怎么会去关心一个突然出现的家教老师。但是,为什么桑絮会怕周谨南呢?顾初九不由脑补一篇十万字虐恋情深的师生文。越想越精神,等她觉得自己彻底睡不着的时候才从枕下摸出手机,在通讯录搜出今天才添加的桑絮。对着这串号码她陷入思考,片刻后又退出页面重新返回通讯录第一栏,点上了“a周谨南”。
    【你还记得桑絮吗?就是我初一时的家教老师。】
    万籁俱寂的深夜,总会给失眠的人莫大的勇气和一颗想搞事的心。
    顾初九怕后悔似的迅速发完短信,把仍亮着屏的手机放回枕边,自己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数羊,刚数到39只羊,她又不甘心似的侧过身盯着手机看。怕周谨南根本不回应,也怕周谨南证实她的想法。
    喜忧参半啊。
    顾初九等啊等啊等,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。那条已读未回的短信,也悄然钻进了她的梦里。
    【故事到现在,暂时看起来的确像女追男。不过说好的《共振》嘛,只不过九九是先振动的那一个~故事有点蛮热,走的剧情比较多,再等等,周爸就快上岗啦。】
    今天po18真是好难登(哭